当前位置:古诗文网 > 诗物 > 江上渔者、咏华山、望岳、游山西村、秦淮古诗

江上渔者、咏华山、望岳、游山西村、秦淮古诗

  作者: 古诗文网     文章栏目: 诗物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21日    点击:  次

江上渔者

作者:范仲淹

江上往来人,

但爱鲈鱼美。

君看一叶舟,

出没风波里。

咏华山

作者:寇准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

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望岳

作者:杜甫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游山西村

作者:陆游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萧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泊秦淮

作者:杜牧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关于秦淮河的诗词和故事,越多越好!知道的告诉我!

泊秦淮唐代:杜牧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秦淮杂诗二十首·其一清代:王士祯年来肠断秣陵舟,梦绕秦淮水上楼。

十日雨丝风片里,浓春艳景似残秋。

舟次秦淮河元代:杨维桢舟泊秦淮近晚晴,遥观瑞气在金陵。

九天日月开洪武,万国山河属大明。

礼乐再兴龙虎地,衣冠重整凤凰城。

莺花三月春如锦,兆姓歌谣贺太平。

秦淮河 其一近代:张鳦生十里烟笼寒未尽,斜阳淡淡挂林迟。

栖鸦流水依然是,为问题诗更有谁。

秦淮河 其二近代:张鳦生谁说烽烟蔽九霄,欲无愁处乐飘飘。

春随流水知何去,应到扬州第几桥。

秦淮河 其三近代:张鳦生尽人艳说丽人天,终觉风花去似烟。

几代兴亡谁与诉,微波流月自年年。

秦淮河 其四近代:张鳦生河上水犹含怨绿,酒家灯是可怜红。

江南多少伤心事,都付哀弦急管中。

秦淮河夜访李香君故居当代:陈仁德媚香楼下久徘徊,南国佳人事可哀。

扇上桃花凝碧血,空教烟月满秦淮。

有关南京的诗词

1、《金陵晚望》 唐代:高蟾 曾伴浮云归晚翠,犹陪落日泛秋声。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译文: 金陵城曾在日暮的景色伴着浮动的云,也在秋声里陪着落日。

这世上有无数的丹青圣手,可都画不出内心的伤感。

2、《金陵五题·石头城》 唐代:刘禹锡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译文: 城的东、南、西三面,依旧绵亘着高低起伏的群山,它那虎踞龙盘的姿态并未改变;北面的江潮,依旧拍打着城根,而后带着寂寞的心情退回。

那声音仿佛在叹惜,昔日的繁华已经化为乌有。

从秦淮河东边升起的,还是过去那轮月亮。

见证历史过后,在夜深人静之际,又心恋恋地爬过凹凸的城墙,小心翼翼来窥探着什么。

3、《金陵城西楼月下吟》 唐代:李白 金陵夜寂凉风发,独上高楼望吴越。

白云映水摇空城,白露垂珠滴秋月。

月下沉吟久不归,古来相接眼中稀。

解道澄江净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

译文: 在金陵一个静悄悄的夜晚,凉风习习,我独自一人登上高楼,眺望吴越。

白云低垂,水摇空城,白露好像是从秋月上垂滴的水珠。

我在月下沉吟,久久不归,思念古人,而古人能与吾心自相接者,亦已稀也。

惟有能写出“澄江静如练”这样清丽之诗的谢玄晖,方令人长忆不已。

4、《金陵三首.其二》 唐代:李白 地拥金陵势,城回江水流。

当时百万户,夹道起朱楼。

亡国生春草,王宫没古丘。

空余后湖月,波上对瀛州。

译文: 金陵地势雄壮,江水空摇,高墙巍峨不动。

东晋在这里建都,百万富豪纷纷在这里夹道修建高楼。

东晋终于灭亡,宫殿被荒草湮灭。

只有玄武湖上的明月,在波浪上空注视着曾经繁华的江洲。

5、《念奴娇·石头城》 清代:郑燮 悬岩千尺,借欧刀吴斧,削成城郭。

千里金城回不尽,万里洪涛喷薄。

王浚楼船,旌麾直指,风利何曾泊。

船头列炬,等闲烧断铁索。

而今春去秋来,一江烟雨,万点征鸿掠。

叫尽六朝兴废事,叫断孝陵殿阁。

山色苍凉,江流悍急,潮打空城脚。

数声渔笛,芦花风起作作。

译文: 在千尺的悬岩上,被鬼斧神工似的削成了城郭。

千里长的石头城迂回不尽,在万里长江的洪涛中喷薄而出。

当年王浚的战船旗帜飞舞,直指南京,利用风而没有停泊,在船头点燃了火炬,轻易烧断了石头城的铁索。

如今春去秋来,过了很多年,数万南飞的大雁飞过,在它的鸣叫声中,建都在石头城的许多朝代都相继灭亡了。

山色苍凉,江水湍急,潮水拍打着空荡荡的石头城。

几声渔人的笛声,芦苇花在风中闪闪发光。

...

关于秦淮的诗词

1、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

——《泊秦淮》唐朝·杜牧 解释:浩渺寒江之上弥漫着迷蒙的烟雾,皓月的清辉洒在白色沙渚之上。

2、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

——《折桂令·问秦淮》清·孔尚任 解释:曾经的秦淮两岸画船窗寮,窗户上,破纸迎风瑟瑟作响,朽门外,潮水拍打空城阵阵传来,这风声,潮声反衬了人声寂寂,一片萧条冷落。

3、年来肠断秣陵舟,梦绕秦淮水上楼。

——《秦淮杂诗二十首·其一》清·王士祯 解释: 秦淮河流贯南京城中,明末河畔歌馆舞榭特盛。

4、晚凉天净月华开。

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浪淘沙·往事只堪哀》五代·李煜 解释:傍晚的天气渐渐转凉,这时的天空是那样的明净,月光毫无遮拦地洒满秦淮河上。

5、秦淮有水水无情,还向金陵漾春色。

——《春江花月夜词》唐·温庭筠 解释:秦淮的水是多么的无情啊,还向着金陵荡漾着春色。

6、昨夜渡江何处宿,望中疑是秦淮。

——《临江仙·昨夜渡江何处宿》宋·苏轼 解释:昨夜度过扬子江寻找住宿的地方时,远望中疑似来到秦淮河畔。

7、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冲冠发。

伴人无寐。

秦淮应是孤月。

——《酹江月·驿中言别友人》宋代·邓剡 解释:虽然后来失败被俘,但我决心要象蔺相如痛斥秦王、诸葛亮吓退司马懿那样,英勇顽强地同敌人斗争到底,保持崇高的民族气节。

这样想着,我再也难以入睡。

周围是那么寂静,只有秦淮何上的孤月,在默默地陪伴着我啊。

...

带盖字的诗词语句,都有哪些

栽培护灵根,夹道若车盖。

——宋·李吕 【椿径】有柏生崇冈,童童状车(一作青)盖。

——唐·杜甫 【病柏】回首吴松江,冲风折车盖。

——明·袁宏道 【别袁中夫】中流赤栏起,亭亭列车盖。

——明·胡应麟 【望湖亭亭午小酌空水明媚四山金碧倒浸澄波中芙蓉菡萏流芳吐艳杳然身在六桥孤屿间惜乏两沙棠艇子载吴娃十双耳】君不见秦淮水流东到海,淮边独树如车盖。

——明·林鸿 【赋得独树边淮送人之京】今日何日公宴会,紫薇垣下填车盖。

——明·何景明 【省中公宴】伞山尚其名,亭僮似车盖。

——近现代·黄侃 【摄山纪游诗十首 其二 栖霞寺】拥一片仙云,宛宛擎车盖。

——清末近现代初·金兆蕃 【摸鱼儿·忆团城古松,寄小汀】五陵年少驰车盖。

——清·杨玉衔 【踏莎行 题谭篆卿填词图】水禽骇笳鼓,野老瞻车盖。

——宋·苏舜钦 【郡侯访予于沧浪亭因而高会翌日以一章谢之】惟有高仆射,七十悬车盖。

——唐·白居易 【高仆射】谢冠盖 拥冠盖 尽冠盖 滥冠盖 轻冠盖 集冠盖 聚冠盖 念冠盖横足动星象,挥手谢冠盖。

——明·陈履 【过严陵钓台】祖席临路岐,春明拥冠盖。

——明·徐溥 【送尹正言二亲受封南归得拜字】轩车若云屯,高谈尽冠盖。

——明·胡应麟 【拟古二十首 其四】瓜瓞延秦吴,两地滥冠盖。

——明·张元凯 【杂诗二十首 其一十八】宦途苦桎梏,远引轻冠盖。

——明·邓云霄 【又赋得薰风自南来殿角生微凉】伫立望亲宾,江堧集冠盖。

——明·区怀瑞 【送陈集生太史还朝 其一】大开数驰道,公馆聚冠盖。

——清末民国初·康有为 【新济南诗】大霖涨溪谷,宣房念冠盖。

——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喜雨用韩昌黎秋雨联句韵】伊昔宅关辅,门闾萃冠盖。

——宋·李彭 【元夕高卧】有法在朝端,无尘到冠盖。

——唐·贯休 【上孙使君】长安夸奢子,奔走逐冠盖。

——宋·谢逸 【和王立之见赠四首 其二】公卿门前盛冠盖,棨戟未陈人已待。

——元末明初·王祎 【忆昔】峨峨碧油幢,矗矗羽葆盖。

——宋·杨怡 【成都运司园亭十首 其六 翠锦亭】荫华盖 披华盖 如华盖 张华盖 拂华盖 九华盖 逼华盖升天戏海聊一见,导以霓旌荫华盖。

——清·平恕 【龙爪峡】南国挺奇树,密叶披华盖。

——明·庞嵩 【和颖翁邹公祖署中纪怀四章 其一 爱树】露根抱石卧复欹,亭亭细叶如华盖。

——近现代·魏幼禽 【天生桥古柏歌】苍苍蟠虬龙,亭亭张华盖。

——近现代·常国武 【黄山蒲团松赞】擢第应制举,召试拂华盖。

——宋·王禹称 【寄献鄜州行军司马宋侍郎】千步清道九华盖,王公皆当顿轭待。

——清·盛昱 【捉御史】自许英年逼华盖,岂信流光不相待?——元·范梈 【奉和效古意醉歌】赫赫四公子,贤豪胥笼盖。

——清·冯廷櫆 【论史】唱导实助予,雁行侣屐盖。

——清·邓辅纶 【飞山吟】直如盖 宛如盖 平如盖 阙如盖 密如盖 叶如盖 复如盖 渐如盖贞蕤冒霜青,亭亭直如盖。

——明·袁宗道 【题冯中允贞寿册 其一】宣圣殿后手植桧,枝叶团团宛如盖。

——明·陈琏 【宣圣手植桧】奋陟宝云山,山椒平如盖。

——清·桑调元 【初阳台遗址】郢说实鲜徵,宁令阙如盖。

——清·缪祐孙 【宴集崇效寺赏楸花一首并引】池水才半盂,横枝密如盖。

——当代·傅义 【洱海游】莲花如锦叶如盖,芳香自送摇清籁。

——清·弘历 【采莲曲】旅雁向南飞,浮云复如盖。

——南北朝·陆厥 【南郡歌】夏木转成帷,秋荷渐如盖。

——南北朝·谢朓 【后斋回望诗】杂树分荣荫石床,异花齐发团倾盖。

——明·翁万达 【游大钵山西岩刘将军陆侯李三进士同集以横山最高处为韵赋诗三首 其三】临汀罗觞俎,趁景徙倾盖。

——明·李梦阳 【送谷氏】雅意几宿昔,神交一倾盖。

——元末明初·吴克恭 【碧梧翠竹堂分韵得带字】试集群贤,此乐胜倾盖。

——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祝英台近 赴杭州屏风山休养,与文艺工作者二十五人偕】嘉荣徒染濡,程孔肯倾盖。

——宋·吕南公 【答道先难交困新知二首 其一】晚下渠石阁,方辔得倾盖。

——宋·刘敞 【十月二日邀邻几饮裴二如晦来遂留至夕】前年帝王州,晤语早倾盖。

——宋·刘弇 【寄李彦弼端臣】与王迩乡井,而不共倾盖。

——元·吴师道 【送徐检校之浙省并简前政王正善】贵池昔分袂,端江复倾盖。

——宋·郭祥正 【端州逢故人刘炜光道致酒鹄奔亭作】进取俄比肩,欢笑亦倾盖。

——宋·黄裳 【酬程忠彦见寄 其二】君看贡公綦,白头愧倾盖。

——宋·洪适 【拟古十三首 其七 明月皎夜光】昨日毗陵乍倾盖,落落行踪太无赖。

——清·缪徵甲 【赠宝山诗僧铁岸(妙尘)】三尺土墙不须甓,省事只斫草皮盖。

——明·钟芳 【山家】海气百重楼,岩松千丈盖①。

——隋末唐初·李世民 【于北平作】明车拂天罡,白日驻轩盖。

——明·陆采 【游仙】自知猿鹤性,雅不宜轩盖。

——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张知县凤冈相访赠诗走笔答和】行都镇东南,衣冠萃轩盖。

——宋·韩淲 【夜霜窗户肃然严冷】手集蓉裳弃轩盖,嚣埃脱尽神冲泰。

——清·谢? 【浦丈情田垂示忆昔长句次韵以广其意】夫子庙前松,童童一青盖。

——明·李梦阳 【孔庙松】时当五六月,密叶张青盖。

——清·庄德芬 【墙外老树一...

描写酒的诗句 古诗

1、对酒 清代:秋瑾 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

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译文:不吝惜很多钱去买一把好刀,用貂皮大衣换酒也算得上豪迈。

革命者要充分爱惜自己的生命,抛洒鲜血做出惊天动地的事业。

2、清明日对酒 宋代:高翥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译文:清明这一天,南山北山到处都是忙于上坟祭扫的人群。

焚烧的纸灰像白色的蝴蝶到处飞舞,凄惨地哭泣,如同杜鹃鸟哀啼时要吐出血来一般。

黄昏时,静寂的坟场一片荒凉,独有狐狸躺在坟上睡觉,夜晚,上坟归来的儿女们在灯前欢声笑语。

因此,人活着时有酒就应当饮,有福就应该享。

人死之后,儿女们到坟前祭祀的酒哪有一滴流到过阴间呢? 3、采桑子·画船载酒西湖好 宋代:欧阳修 画船载酒西湖好,急管繁弦,玉盏催传,稳泛平波任醉眠。

行云却在行舟下,空水澄鲜,俯仰留连,疑是湖中别有天。

译文:西湖风光好,乘画船载着酒肴在湖中游赏,急促繁喧的乐声中,不停地传着酒杯。

风平浪静,缓缓前进的船儿中安睡着醉倒的客人。

醉眼俯视湖中,白云在船下浮动,清澈的湖水好似空然无物。

仰视蓝天,俯视湖面,水天相映使人疑惑,湖中另有一个世界。

4、菩萨蛮·新寒中酒敲窗雨 清代:纳兰性德 新寒中酒敲窗雨,残香细袅秋情绪。

才道莫伤神,青衫湿一痕。

无聊成独卧,弹指韶光过。

记得别伊时,桃花柳万丝。

译文:乍暖还寒的天气下着小雨,酒醉后残存的余香似乎也在模仿着秋天的伤感情绪。

果然是在怀念远方的人啊,连眼泪都把青衫湿润了。

相思之情不胜愁苦,我一个人孤枕而眠,更觉烦闷无聊。

弹指间,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还记得当初和你分别时,桃花千树、杨柳依依的画面,这一切多么令人怀念又惆怅啊。

5、对酒行 唐代:李白 松子栖金华,安期入蓬海。

此人古之仙,羽化竟何在。

浮生速流电,倏忽变光彩。

天地无凋换,容颜有迁改。

对酒不肯饮,含情欲谁待。

译文:赤松子栖息在金华山上,安期生居住在东海的蓬莱仙山。

他们都是古代修炼成仙的仙人,不知今日他们是否还在? 人生浮幻如梦,如奔流的闪电般转眼即逝,忽然一下子就到了暮年。

几十年,天地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改变的只有人的容颜。

这样人生的即逝,谁能不感慨万千呢?眼前虽然有盛宴美酒,但欢饮不畅,没有举杯的心情。

扩展资料: 历史上喝酒的名家灿若星河,大家都知道的李白、杜甫、东坡、陶潜等这些文豪们个个都是杜康之任性粉,也不乏李清照这样的女中豪杰。

杜甫还曾就近取材,随手便列出李白、贺知章、李琎、李适之、崔宗之、张旭、苏晋、焦遂八位身怀绝学的酒红,写了首《饮中八仙歌》,魏晋的“竹林七贤”就差不多全是酒鬼,其中刘伶堪称“饮坛北斗”,人送绰号“天下第一酒鬼”。

请你谈谈对经典诗词节目《经典咏流传》的理解

让古典诗词乘着歌声的翅膀飞翔——大型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评析 郝静静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春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万家团聚,共享欢乐。

今年春节,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推出大型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它不仅创造着“文化过年新方式”,更见证了中华文明的悠远绚烂,凝聚着中国人的文化自信与文化自强。

《经典咏流传》将中华优秀的诗词文化与电视媒介丰富多样的传播手段有机结合,兼顾内容上的意境悠远和形式上的通俗易懂,把文学经典唤醒、擦亮,让古典诗词乘着歌声的翅膀尽情飞翔,以现代人喜闻乐见的方式,“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经典诗词”,彰显时代精神 有五千年厚重积淀的中华经典诗词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影响着中华民族的思维方式、价值取向和情感认同,与时代的发展息息相关、血脉相连。

同时,它也是电视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资源,成为沁入观众心田的一泓清泉。

然而,如何在继承中发展是时代给每一个媒体工作者提出的新的挑战,也是时代赋予当代人应有的责任与使命。

经典诗词可谓字字珠玑、句句铿锵,践行着中华儿女对“诗”的理解。

无论是《尚书》中的“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还是陆贾《新语·慎微》中的“诗在心为志,出口为辞”,抑或是董仲舒《春秋繁露》中的“诗道志,故长于质”,都传递着诗词的精神蕴涵、文化价值和思想意义。

在中华传统文化浸润中成长起来的中国人,总是能深切体会其中的壮怀激烈与愁绪万端,鲜明感受到其中的柔情似水与曾经沧海。

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会对经典诗词产生不一样的理解与认识,每一段经历也会深化与升华对经典诗词的体悟。

事实证明,中华经典诗词从未出现真正的断层和停滞,它代代相传、世世传诵,并在世界文化长河中历久弥新而长盛不衰,这是因为它始终以开放包容的姿态不断吐故纳新、与时俱进。

《经典咏流传》立足中国,放眼世界,传播着中华优秀经典诗词带来的精神给养以及古代圣贤传达的处世哲学和人生智慧。

经典诗词观照现实生活,契合时代精神,深入百姓心里,有机地将古人之思和今人之想融为一体,辩证地传递新的思想和观念。

节目自开播以来就受到了观众的认可和好评,多首经典之作“霸屏”微信朋友圈,与此相关的关键词也相继登上热搜榜。

《明日歌》在时间的维度上让我们重新思索着现代科技和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台湾音乐家胡德夫将《天净沙·秋思》结合古谣创作出《来苏·秋思》,歌声所到之处尽是思乡之情,又寄托着对逝去亲友的无限追思;《将进酒》由四个国家的艺术家同台演绎,结合不同的民族乐器重新演绎着中华经典诗词的韵味与风范;中英文版合体的《登鹳雀楼》将中国诗歌的意境美用英文娓娓道来,实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国际化传播…… 《经典咏流传》将经典诗词的精神内涵与时代发展紧密结合,既彰显了其强大的生命力与影响力,又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得到重新诠释和深度发掘,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古为今用”。

“和诗以歌”,融合流行元素 “君子以钟鼓道志,以琴瑟乐心”。

《经典咏流传》独具匠心地将经典诗词配以流行音乐,将传承使命交托于舞台上的经典传唱人,让观众在视听盛宴中领略悠远的诗词意境,体味诗词的韵致与光华,并以音乐为切入点,深入挖掘、层层解剖经典诗词中蕴含着的价值空间和情感世界。

观众徜徉在内涵美和韵律美的双重享受中,生命记忆和当下语境相互碰撞,在集体记忆中产生了强烈的情感共鸣和文化认同。

经典诗词的历史厚重感和现代旋律的流行时尚感共同缔造了一场文化盛宴。

经典诗词不再是“阳春白雪”,不再“曲高和寡”,它们扎根在人民的生活里,流淌在人民的血液里,并不断汲取生活的智慧、万物的灵性。

因此,这档节目集知识性、娱乐性、观赏性于一体,让观众在潜移默化中感受到中华经典诗词的润物无声和春风化雨。

平仄对仗结合节奏欢快的音乐旋律,让经典诗词在音乐旋律中焕发新的生命力和感染力。

经典传唱人不仅有艺术名家,也有后起之秀,还有许多热爱生活的普通人。

当他们站到舞台上,就都成为经典诗词的传播者和守护者,对生活充满期待、对文化怀揣敬畏,展现给观众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惊艳的天籁之音。

他们结合自身的音乐风格,巧妙地将经典诗词转化为优美的音符,用现代的唱法和曲调来演绎传统经典。

整个节目中,既有舒缓优美的钢琴曲,也有节奏欢快的流行说唱;既有荧屏经典的片段回放,也有精心设置的现场演绎;既有美声唱法与流行唱法的合作,也有戏曲与音乐的结合;既有古典乐器的伴奏,又有西洋乐器的和鸣……它打破了地域与民族的界限,几乎调动了当前音乐创作的所有流行元素。

鉴赏团的四位成员从多个角度对经典传唱人进行专业点评,在历史与现代、过去和当下之间架起了一座文化桥梁,使整个节目充满了历史感和人文情愫,展示了节目的文化品位,挖掘了经典诗词背后的感人故事。

同时,节目在融媒体背景下进行着与观众的多样化互动,微信摇一摇使观众不再受限于电视的线性传播规律,随时随地都可以畅...

含有天台的现代诗词

1、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

——摘自[唐]大诗人李白《琼台》诗。

2、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

——摘自[唐]李白《天台晓望》诗。

3、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摘自[唐]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诗。

4、问我今何在,天台访石桥。

——摘自[唐]著名诗人孟浩然《舟中晓望》诗。

5、天台山上月明前,二十四尺瀑布泉。

——摘自[唐]大诗人白居易《缭绫》诗。

6、愿将花赠天台女,留取刘郎到夜归。

——摘自[唐]白居易《县南花下醉中留刘五》诗。

7、天台岭上凌霜桂,司马厅前委地丛。

——摘自《唐》白居易《台岭桂树》诗。

8、地道逾稽岑,天台接海滨。

——摘自[唐]玄宗李隆基《王屋山送道士司马承祯还天台》诗。

9、鬼谷还成道,天台去学仙。

——摘自[唐]中书令张九龄《送杨道士往天台》诗。

10、南国天台山水奇,石桥危险古来知。

——摘自[唐]诗人、进士李郢《重游天台》诗。

11、一行寻师触处游,到天台后始应休。

——摘自[唐]孙(生平末祥)《一行算法》诗。

12、一到天台寺,高低景旋生。

——摘自[唐]诗人、翰林学士杜荀鹤《登天台寺》诗。

13、来往天台天姥间,欲求真诀驻衰颜。

——摘自[唐]进士、监察御史许浑《早发天台中岩寺度关岭次天姥岑》诗。

14、万仞得名云瀑布,遥看如织挂天台。

——摘自[唐]进士曹松《瀑布》诗。

15、遂入天台华顶寺,因见定光符昔梦。

——摘自[唐]杰出书法家、史部尚书颜真卿《天台智者大师画赞》诗。

16、余家本住在天台,云路烟深绝客来。

——摘自[唐]诗僧寒山子《余家》诗。

17、雄雄镇世界,天台名独超。

——摘自[唐]寒山子《迥耸霄汉外》诗。

18、闲入天台洞,访人人不知。

——摘自[唐]释拾得《题寒山》诗。

19、树入天台石路新,云和草色迥无尘。

——摘自[唐]初为道士、后为诸府从事曹唐《拟刘晨阮肇游天台》诗。

20、直是银河分派落,兼闻碎滴溅天台。

——摘自[唐]诗人方干《石门瀑布》诗。

21、只有天台约,薄秋必共登。

——摘自[五代]画家、诗僧释贯休《送僧游天台》诗。

22、浪迹天台一梦中,距今四十五秋风。

——摘自[宋]杰出诗人陆游《寄天封明老》诗。

23、不到天台三十年,草庵犹记宿云边。

——摘自[宋]陆游《书怀绝句》诗。

24、我梦游天台,横空石桥小。

——摘自[宋]诗词大师、礼部尚书苏轼《赠杜介》诗。

25、三江风浪隔天台,想见当时赋咏才。

——摘自[宋]宰相王安石《寄国清处谦》诗。

26、适山长欲便辞荣,见说天台益自惊。

——摘自[宋]礼部尚书张咏《送马道人归天台》诗。

27、休论彐窦与彐峰,且看天台剑戟丛。

——摘自[宋]居士、监察御史张舜民《妙莲阁》诗。

28、畴昔所欣慕,天台冠坤灵。

——摘自[宋]诗人、敷文阁待制曾几《初至天台》诗。

29、法身遍满三千界,影现天台水石间。

——摘自[宋]进士、右丞相赵汝愚《石梁》诗。

30、身落天台古洞天,蒲团未暖又飘然。

——摘自[宋]著名道士、道教南宗五祖白玉蟾《桐柏宫》诗。

31、何处觅仙踪,天台第一峰。

——摘自[宋]隐逸诗人赵清源《石梁》诗。

32、天台春暖兰若馨,海榴吐血黄鸟鸣。

——摘自[宋]天台县令吴师正《桃源洞》诗。

33、东南海阔秋无烟,天台山与天相连。

——摘自[元]杰出诗人、画家王冕《天台行》诗。

34、天台万丈横沧海,日与洪涛巨浪争。

——摘自[元]文学家、翰林侍讲学士揭亻奚 斯《天台图》诗。

35、天台高山屹苍空,山神染石填青红。

——摘自[元]学者吴莱《天台山花蕊石笔架歌》诗。

36、色茏葱,光潋滟,山环水绕天台洞。

——摘自[元]戏曲作家王子一《正宫·随煞尾》诗。

37、天台五百尊,方寸皆明月。

——摘自[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天台山五百罗汉》诗。

38、赤城霞起接天台,上界仙宫此地开。

——摘自[明]军事家、文学家刘基《感遇》诗。

39、寄语天台客,入山须更深。

——摘自[明]礼部尚书吕震《司马悔桥》诗。

40、天台山、高不极,作镇东南比天脊。

——摘自[明]礼部左侍郎谢铎《天台山》诗。

41、天台华顶高,挥手摩云霄。

——摘自[明]进士、礼部尚书薛三省《登华顶》诗。

42、办取皇冠与霞帔,天台明月礼仙真。

——摘自[明]文学家、画家唐寅《题国清寺观音》诗。

43、昆仑有路通天台,石梁桥旁扫苍苔。

——摘自[明]杰出地理学家、旅行家王士性《华顶太白堂》诗。

44、天台只是人间路,不数飞梁瀑布泉。

——摘自[明]诗书画艺兼长者李流芳《题〈石梁飞瀑〉图轴》诗。

45、身到天台似故乡,贪看瀑水溅衣裳。

——摘自[明]诗人、画家龚贤《石梁飞瀑》诗。

46、天台山水尤瑰奇,夙昔尝闻今见之。

——摘自[明]天台教谕丘嵩《天台山》诗。

47、天台深处露华新,碧树苍崖静绝尘。

——摘自[明]赣州通判王明汲《和桃源诗四首用唐人韵》诗。

48、日出天台生紫烟,飘飘仙子到何年?——摘自[明]进士、礼部主事周志伟《同叶海峰游天台山水》诗。

49、半生魂梦忆天台,采药刘郎今始来。

——摘自[明]诗人陈涛《过天台未得游石梁》诗。

50、云深绀殿锁天台,飞锡何年去不回?——摘自[明]举人王立程《锡杖泉》》诗。

51、凡心自悔出天台,一见桃花一度哀。

——摘自[明]擅长书画戏曲者徐渭(徐文长)《刘阮忆天台图》诗。

52、三峰遥望近天台,玉女翩翩何...

如何看待当代旧体诗词创作

进入新世纪以来,有关中国现当代旧体诗词研究的话题越来越引起人们的注意。

除了学界的争鸣之外,官方或半官方的举措无疑也备受关注:其一是2010年由中国作协主办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首次向旧体诗词敞开了大门,其二是2011年北京隆重举行了中华诗词研究院的成立大会,这是继1987年中华诗词学会成立以后中国现当代旧体诗词发展史上的又一件大事。

在过去的两年中接连发生的这两个文学事件是意味深长的,其象征意义不容忽视。

如果说鲁奖接纳了旧体诗词意味着以中国作协为龙头的中国当代文学界已经承认了旧体诗词的历史和现实地位,那么中华诗词研究院的成立则象征着中国政府已经把旧体诗词研究纳入了弘扬民族精神和传统文化的整体文化战略之中,因为中华诗词研究院隶属于国务院参事室和中央文史研究馆,它将与中华诗词学会一道致力于中国现当代旧体诗词的创作与研究两翼齐飞。

所以,在新世纪的文化和文学语境中,我觉得再在旧体诗词及其研究的所谓合法性上展开论争已经没有多大必要了,因为旧体诗词将肯定不会以少数人的意志为转移而继续缺席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历史现场了。

我们当然不必像陈独秀当年在致胡适的信中那样绝对化地断言“必不容反对者有任何讨论之余地”,但确实“吾辈实无余闲与之作此无谓之讨论也”!因为真正的有识之士已经开始在做扎实沉稳的旧体诗词文献整理和学术研究了,这从近年来黄山书社和巴蜀书社陆续推出的“二十世纪诗词名家别集丛书”、“当代诗词家别集丛书”、“二十世纪诗词文献汇编”等大型丛书的编印中不难窥见端倪。

而且包括笔者在内的一批新老不同代际的学者,无论他们是以古典文学还是现当代文学研究为主业,也不论他们的文化立场和学术立场存在着何种内部分歧,但在致力于旧体诗词研究这一点上,大家算是走到一起来了。

这意味着在新的历史语境下,我们的旧体诗词研究已经越过了纷纷攘攘的争鸣阶段,而转入了具有历史意义和学术品格的研究。

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评价中国现当代旧体诗词的创作成就?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困扰着新文学界的一个同样的问题,即如何评价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创作成就?很多学者至今坚持现代文学30年的成就在当代文学60年的成就之上,而在当代文学60年中,后30年的成就又在前30年的成就之上,这几乎可以说达成共识了,当然反对的声音也不是没有,但比较弱势罢了。

那么,“五四”以来中国现当代旧体诗词创作的历史成就该如何评价,如果沿用新文学界的百年评价是否合适?我个人觉得有必要借用新文学界的评价角度,但结论并不完全相同。

首先,必须承认,现代旧体诗词30年的成就在当代旧体诗词60年的成就之上,那个时代不仅新文学名家荟萃,在旧体诗词坛坫里同样高手如林,而且在新文学家中也盛产旧体诗词作手,旧体诗词不仅没有从现代文学的历史中退场,相反逐步在新文学界回潮,犹如闻一多所谓“勒马回缰写旧诗”的新文学家数不胜数,这在抗战军兴中达到了高潮,旧体诗词在民族救亡的历史背景中不仅重现了生机,而且书写了属于自己的辉煌。

这只要翻看一下陈汉平倾力编注的80万字的《抗战诗史》就不难窥斑见豹了。

然而,在这里我主要想谈的还是当代旧体诗词创作的评价问题。

众所周知,时下流行的中国当代文学史习惯于把当代文学60年划分为前后两个30年,前一个30年属于革命年代,后一个30年属于改革年代,革命年代的旧体诗词创作表面上看起来并不繁荣,但实际上取得了令后人瞩目的成就,而改革年代的旧体诗词创作则相反,表面繁荣的背后却掩饰不住内在的虚浮、匮乏与危机。

这个整体判断似乎正与新文学界对于当代文学前后两个30年的历史判断相龃龉。

谓予不信,不妨做一番简短的历史检视。

在革命年代里,以“三红一创”为代表的红色经典小说大流行,新诗界则以郭小川和贺敬之的政治抒情诗最受欢迎,同时代的其他主流新诗人如今大都被当代文学史所遗忘,可见历史确实是残酷的选择。

之所以革命年代的绝大多数主流新诗人及其诗作被时间所淘洗,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后来的学者们在这些诗人及其诗作中无法开掘出具有文学史和文学经典意义的话语空间。

“礼失而求诸野”,学者们只能到革命年代里的“地下写作”或“潜在写作”中去探寻“文学史上的失踪者”。

他们找到了食指,找到了“白洋淀诗群三剑客”(多多、芒克和根子),找到了昌耀,然而即令如此,仍然掩饰不住那个年代里新诗坛的落寞与黯淡。

我以为,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学术时刻,是到了我们把文学史视野放开的时候了。

如果不局限于新诗,而是把旧体诗词也纳入到整体的诗歌史考察范围,我们将会发现,革命年代的诗歌史无疑是辉煌璀璨的,一大批当代诗歌史上的失踪者将被我们重新发掘出来,这将是中国当代文学史包括诗歌史上的一个重大的考古学事件,其意义绝对不可以低估!正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在那个政治风暴频仍、尤其是到了“十年浩劫”的灾难岁月里,我们的旧体诗词却迸发出了让同时代的新诗汗颜的诗歌力量。

仅以地域而论,岭南诗坛的陈寅恪、冼玉清、黄咏雩、朱庸斋、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小学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www.wtxx.net/shiwu/63917.html

导航栏目

热门诗词知识

热门诗词大全

热门诗文赏析

热门汉字语赏析

热门汉字赏析

热门汉语赏析